Feel,soul,my life.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米兰•昆德拉在其名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揭示了人类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生命中有太多事,看似轻如鸿毛,却让人难以承受。然而经历漫漫历史长河淘洗过的尘世,却注定留有生命无法背负的沉重,永恒地压迫着、警示着来去匆匆的人类。

二战便是历史留给后人的生命之重,它对全球政治的格局产生的深远影响至今还没有被完全消化。那是一个混乱的年代,无论是因为国家的应招、还是利益的驱使、亦或是仇恨的蒙蔽,无数人从布衣变成了士兵,戴上钢盔背起步枪,成为这场灾难最为痛苦的见证者。

1941年6月的柏林,五位密友在分别前夕举行了温馨愉悦的聚会,并且约定圣诞再会。战争开始之时,也是青葱年华之时。年轻的他们对于人生怀着甜蜜的期待,对于未来有着美好的期许,殊不知战争的爆发,已使他们的人生改变了轨迹。他们注定会生活于战乱之中,注定会用鲜血甚至生命为这场战争付出代价,他们的人生也注定会被这场战争烙上痛苦的印记,背负起不能承受的沉重直至解脱。

Wilhelm和弟弟Friedhelm作为国防军奔赴前线。Wilhelm是标准的德国军人,严格认真地对待上级派给自己的一切指令;区别于榜样哥哥的Friedhelm则对战争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怀疑战争的意义,因而不肯冲锋陷阵邀功表现,对犹太小女孩寄予同情,对处决苏联政委感到不满……这些都使得Wilhelm时常在军人的荣誉感和作为兄长的责任感中感到为难。

然而战争改变了世界,人也在改变了的世界中改变着自己。Wilhelm曾经认为战争可以促进人的成长,但随后的种种经历却反复印证了弟弟的观点:“战争会把我们最坏的一面呈现出来”。他怀疑了,他退缩了,他放弃了。从中尉到逃兵再到缓刑营的囚犯,这是失去支撑信念的他的必然结局。Friedhelm在队友一次次的牺牲中终于意识到为了活下去必须不择手段,他明白自己是被国家裹挟的,而他不得不充当刽子手的角色。当他在库尔斯克会战前夕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成为了一个老练的士官——之前冬战期间,他从阵亡苏军身上拿伪装衣和毛毡靴子,则是他向求生转型的一个过渡——第一次战斗中那个托庇在兄长羽翼之下的男孩早已成为了过去。惩戒游击队的袭击,对无辜的平民实施集体绞刑,解决试图逃跑孩子,他已变得足够冷血。这时,Friedhelm已经完全不代表自己了,他只不过是纳粹杀人机器上的一个部件。战争逼迫着他昧着良知,冷血无情像一具行尸走肉。从消极应对到麻木冷漠,他终是变成了自己最唾弃的模样。“一座巨大的屠宰场”,弟弟知道他们的所做所为都没有意义,却也知道自己没有退路,这也是那个时代最大的悲哀。

1945年,德国已到了穷途末路,很多人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意去相信。苏联人招降的广播在Friedhelm躲避的林子里回荡,他沉默不语,对于这场早已失败的战争,他一直都是看的最透的那个。而身旁被赶上前线的孩子们自小被狂热的纳粹主义洗脑,对于广播内容嗤之以鼻甚至以子弹加以回击,这使他痛苦地闭上双眼。最后,为了给孩子一个警示以求留下一条生路,Friedhelm向苏军发起自杀型冲锋,选择了同纳粹这个杀人机器同归于尽。可见,这个爱看书的男孩自始至终都没有原谅手上沾满鲜血的自己。他早就已经决定了,如若有一天战争结束,他的生命势必也会一同消亡,因为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洗脱他的罪名,可以宽恕他为生存犯下的血债。死亡,他求之不得,这对他最好的解脱。

1945年5月的柏林已是一片废墟,当初约定重聚的五人如今只幸存剩下了三个。他们已不复四年前那般单纯有活力,那般充满希望,是战争让他们一瞬成长。可以想象,这四年来的战争生活让他们日夜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即便幸存,躯体灵魂都已变得疲惫不堪,而他们的余生,也将负起战争带来的这一不能承受的沉重。

由德国挑起的那场灭绝人性的战争,人们往往将其归咎于希特勒及纳粹的头上,这也是普通德国人最好的替罪羊,毕竟他们确实是罪魁祸首,他们给德国也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曾经,战后的德国人对这段历史有过痛苦的反复。先是抗拒,认为只是因为战争失败,纳粹的领袖们才成为纽伦堡审判的罪犯;后是委屈,觉得德国在战前战中战后均损失惨重,德国人也是战争的受害者,德国人不应为纳粹的罪行赎罪。六十年代后,新一代德国人对于大屠杀的诘问,让整个德国开始反思,也开始了他们的赎罪之旅。直到现在,战争已经过去近七十年,德国仍在反思中:德国这么理性的民族何以会出现全民疯狂?这个产生了歌德与黑格尔、巴赫的国度,何以会蔑视着人性的价值?这个曾经带给全世界那么精神产品的国度,何以会给人类带来如此大的灾难?

原因也许很多,造成的结果却成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我们的父辈,他们勇敢、热情、勤劳,他们热爱祖国和人民,他们本该是英雄,至少也该有即使不辉煌也充实丰富的人生。可是他们的一生最后还是被毁了,有的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有的历经苦难,家破人亡,有的成了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而郁郁终生。到了我们这一代,望着父辈们忧郁沉痛的双眼,看着战火后新生的祖国,必须要牢记着什么了:不忘反思过去,更要在痛定思痛后继续前行。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我们必须承担。



琅琊人物志上的两只来一张铜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