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soul,my life.

《中国历史研究法·读书笔记》

历史学是人类对自己的历史材料进行筛选和组合的知识形式,故研究历史必须要有相应的研究方法,都要求建立其特有的方法论体系。梁启超作为近代新史学的创始人,生活在学术古今变迁,中西文化大交流、大碰撞的时代背景下,其关于中国历史研究方法的专著《中国历史研究法》,对于近代新史学产生诸多深远影响,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借鉴。

全书分为六章,并自序和附编。自序简言其著书之原因及其历程,第一章写史之意义及其范围,第二章写过去之中国史学界,第三章写史之改造,第四章说史料,第五章写史料搜集与鉴别,第六章写史迹之论次,附编写研究中国历史的其他几个重要问题。

因为是读书笔记,我就挑选几个感触最深之处谈谈自己的理解。

  • 对历史心理学的重视

梁公曾言:“精研一史迹之心的基件,曷为每一史迹必须认取其‘人格者’耶?凡史迹皆人类心理所构成,非深入心理之奥以洞察其动态,则真相未由见也。”这里所谓“人格者”,指的是英雄人物或杰出团体,由此可见,梁公实则是站在英雄史观的立场上研究历史的。即便此史观的选择确实存在着局限性,但只凭梁公这倡导历史心理研究的新奇看法,便已给我醍醐灌顶的感觉。况且,从梁公之后的行文来看,此“人格者”,或为一人,或为数人,或为大多数人,而对于“多数的人格者”的研究,梁公主张把全民族、全阶级、全党派看做一个人,从总体上来观察他们的心理。“此种‘人格者’,以其意识之觉醒,观其人格之存在;以其组织之确立,观其人格之长成;以其运动之奋迅,观其人格之扩大;以其运动之衰息,组织之涣散,意识之沈睡,观其人格之萎病或死亡。”梁公此言,实则对我启发很大。我之前学习历史、研读史料,虽然对人物一生的经历多多少少有所了解,却总觉得有些平面化,也并没有细想人物所作所为的背后存在着怎样的动机。然而,每一个存在于史书中的人物,在其身处的时代都是鲜活的存在,只有分析他们的心理活动才能更好的认识和理解他们。

关于这一点,梁公就拿义和团运动作为实例进行了分析。爆发于1851年的义和团运动,按照通常说法,其原因是近代中国内忧外患、鸦片战争爆发、不平等条约签订以及广西灾荒等,梁公却指出有历史和遗传两种心理因素,一种是“排外的心理”,另一种是“迷信的心理”。这两种心理都蓄积在民众心里长久了,只待有一导火线便爆发出来,这成为研究义和团运动的一条途径。梁公对义和团运动爆发的缘由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对当时的排外心理、迷信心理、直接原因、间接原因分析到位,并综合了当时的社会形势,如日本的大陆政策、俄国的东侵政策、德国的远东发展政策、清朝的宫廷问题等,由此讲出了义和团运动的三项业报。这等史学研究的开拓精神不得不使我等后辈叹服不已。

  • 史料的搜集

在第五章开头,梁公说:“史迹复杂,苟不将其眉目理清,则叙述愈详博而使读者愈不得要领,此当视作者头脑明晰之程度何如与其文章技术之运用何如也。”于是在下文,梁公便着重介绍了如何搜集史料。他认为普通史料的搜集可以在旧史中查找,不需要特别地去搜集。但他所要求的史料并不是仅仅如此而已。梁公非常重视归纳法,他指出史料的记载往往是分散的、孤立的,谈到史料常常单举一事。若单看记载的一件事情觉得无足轻重,如果将同类事情汇集起来进行分析比较,就会有新的发现。同时,他也指出要注意消极的史料,且消极的史料的重要程度不亚于积极的史料。

对于搜集史料的方法,梁公举了几个他亲自研究的例子,如研究春秋以前部落分立之情状、研究中国与印度文化沟通之迹而考论中国留学印度之人物、研究中国人种变迁混合之迹、研究六朝唐造像、记录每次读到的“也可里温”字样等。他每次都高速运用脑力,使之有锐敏的感觉,再加上耐心,便能搜集到位这类的史料。

我认为,这种搜集史料的方法最为关键的一点是要注意常人所注意不到的地方。除了在官方资料中进行收集筛选,野史、书信、墓志铭等也可作为资料的来源,且某些信息的可信度甚至不亚于正史。像是宋史大家邓广铭先生,就是在多方考证后,依靠北宋僧人文莹撰写的一部笔记体野史《湘山野录》揭开了宋太祖宋太宗兄弟俩斧声烛影的秘闻,证实了弟弟弑君登极的历史真相。我等后辈做历史研究,也可多参照前辈们的类似方法。

  • 史料的鉴别

梁公认为史料鉴别最严谨且最有说服力的是反证法,但历史上的事实并不是都可以用这样的方法鉴别,大多都是明知其事极不可信却找不到明确反证的史料。对于此种史料,梁公认为可以采取两种步骤: 第一步,要有怀疑的态度,指出其可疑的地方; 第二步是遇到问题,换一个角度去思考。于是,梁公将史料分为直接史料和间接史料。然而直接史料无论在何国,都不易多得,年代越远,则其留传下来的越少,所以梁公认为在史学界占最重要位置的是间接史料。间接史料是指其书与其书中所记叙史迹发生时代的距离,远至百年千年,彼所述者都是以其所见的直接史料为范本。他认为间接史料年代愈早,则其可信度愈高。

其次梁公认为辨伪法应先辨伪书,再辨伪法。伪书就是后人假借古人的名伪造的书。梁公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提出了辨别伪书的十二条公例,如之前书目没有著录或他书从未征引,忽然出现,可能是伪书; 之前书目虽有记载,但长时间未曾出现,忽有一异本突然出现,要从其书的篇数、内容方面与旧本进行比较,差异较大者,可能是伪书; 书中所记载的与当时社会状态矛盾的,可断定是伪本;书中所言思想与当时的时代主流思想不同,那也可以判断是伪本; 还有原本已被前人证实,已确保为真本,但今本与它不同的就必是伪书了,等等。

其实看到这里,我感触非常深。做史学研究的人千千万,想要有所新意,就要从多方搜集史料,力图发现他人所不曾注意到的地方。但这也会有一些问题。就和顾颉刚先生所提出的“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相类似的情况,我们在筛选史料时常常会感到困惑,会担心自己从某种途径获得的资料是否真实、是否经得起多方推敲、是否能有力证实自己的观点。实话说,梁公的方法实在给了我很深的思考,也解了我的一些疑惑,对我以后的学习研究大有帮助。

总而言之,梁公无愧为史学大家,其文字洋洋洒洒、深入浅出、蔚然可观,实在是我等后辈学习、效仿的楷模。


评论(2)

热度(3)